在造出第一台内燃机车的地方冬奥运动员练就“中国速度”

发布日期:2022-05-03 03:13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9日,北京,北体大二七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六自由度上的电子显示设备。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赵迪/摄

  北京冬奥会,中国运动员一次次刷新成绩。男子钢架雪车项目中历史性地获得铜牌的闫文港,速度滑冰男子500米决赛中刷新奥运纪录的高亭宇……他们都在同一个地方训练过——北体大二七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以下简称“二七基地”)。

  二七基地,前身是二七机车厂,我国第一辆内燃机车就从这里走出。如今,二七基地还留有上世纪旧厂房的痕迹,但这里已成为功能最全、科技含量最高的运动健儿的训练地,综合风洞馆、六自由度平台等多项“黑科技”助力运动员在赛场搏得佳绩。

  近日,记者来到二七基地,这里总建筑面积超过7万平方米,由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中车二七机车有限公司、北京体育大学三方联建,北京体育大学为运营主体。2019年基地落成时,北体大冰雪运动运营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科技工作部副总监冯佳鑫就来到这里,见证着北京冬奥会从倒计时1000多天,到如今精彩启幕。

  在冯佳鑫看来,二七基地的最大特色是为运动员提供了最全面、一站式的科技助力。除了高科技的设备设施,这里还有体能训练和评测、康复训练、心理辅导、餐厅和公寓。我国一度没有自己的冰雪项目训练场所,运动员都要远赴国外集训。二七基地的落成,不仅方便了运动员实现在家门口训练,也源源不断地为体育提供科技助力。

  综合风洞馆内有着二七基地里单体体量最大的设备,这个环形装置长近50米,宽近15米,高达8米,可产生连续不断的风,模拟各类项目给运动员带来的风速感受。运动员不断调节,以达到最佳的运动姿态,装备也不断优化改进。

  这是我国第一个体育专业风洞,拥有陆地训练难以实现的精准风速、精准调节和精准测量。

  二七基地体育综合风洞技术负责人李波曾在受访时介绍,风洞的风速在5米/秒-42米/秒,可结合项目特点进行调节,涵盖了各项冰雪运动的范围。速度滑冰相当于经历了一场7级风,而雪车雪橇项目的风速能够达到12级。

  在风洞实验室旁,摆放着的是钢架雪车项目中运动员使用的头盔、鞋、以及雪车,这些装备均由我国自主研发的。

  借助风洞对于风阻的精准测量,钢架雪车鞋具备独创导流板和翼型降阻设计,经风洞测试整体鞋身风阻降低10%,且充分应用了钛合金3D打印、仿生流体力学等前沿科技,经实测,最高可提升运动员成绩0.054秒。

  轻量化定制头盔的外壳采用宇航级轻量化材料,具有减阻、减重、高防护性等特点。基于运动员头型定制的内衬贴合性好、舒适性高,能为运动员提供专业防护。

  据介绍,有15个冰雪项目的400多名运动员、共2000多人次参与风洞实验,其中就有人们熟知的武大靖、闫文港等。在此之前,运动员进行风洞模拟训练,必须前往瑞典等国家,不仅耗费巨大的成本,也十分不便。

  起初用于航天领域的技术也支持了冰雪项目的训练。在二七基地,一系列六自由度训练系统,通过六自由度平台还原人们上下、左右、旋转等日常运动中的状态,并同步视频画面模拟出钢架雪车、雪车、雪橇、高山滑雪、越野滑雪等项目的真实赛场环境,帮助运动员们提前将赛道信息牢记于心,并形成肌肉记忆。

  钢架雪车、雪车两项运动所用赛道相同,共用一个起点。中国第一条雪车雪橇赛道“雪游龙”依山而建,全长1975米,共有16个弯,垂直落差121米,还设计了世界唯一一个360度回旋弯道,增加了赛道难度。

  速度是判定胜负的依据。被称为“冰上俯冲机”的钢架雪车因为过于惊险刺激,曾两次在冬奥会中被取消,直到2002年后才得以稳定保留下来。而雪车是“冰上F1”,比赛平均时速约为100公里,最高可达160公里。

  记者现场体验第一视角的雪车六自由度系统,一分钟内的训练里,赛道上的速度和角度不断变化,可感受时速超过130公里的滑行视角。

  冯佳鑫说,这些运动的实际赛道训练比较危险,而且对训练的环境要求很高。工作人员实地去“雪游龙”赛道,将赛道扫描复制1:1还原出来。借助这套系统,运动员就可在夏季实现反季节训练。此外,提高训练效率也得到提高,只要在电脑上重启一下,就可以重新开始训练。

  2月12日傍晚,中国运动员高亭宇以34秒32的成绩,刷新奥运纪录,夺得速度滑冰项目的冠军。

  平昌冬奥会时,高亭宇摘得我国男子速度滑冰项目奥运历史第一枚奖牌,填补了奥运奖牌榜的空白。他却认为,“是突破也遗憾。”4年后,从平昌到北京,从铜牌到金牌,高亭宇终于圆梦。而此前,他就在二七基地的速滑馆里备战冬奥。

  速度滑冰被称为“冰上田径”,这是速滑赛场上距离最短、也最不可预测的项目,是冰上的“飞人大战”,运动员的速度可达到40多公里每小时,最终甚至由千分之一秒定胜负。

  二七基地的速滑馆里,是亚洲首个采用二氧化碳制冰技术的速滑场地,不仅环保,冰面质量也十分高。这里还引进了国内首套SwissTiming训练系统,这套与奥运会相同级别的比赛系统,能够让在运动员佩戴芯片训练时,系统实时记录运动员的运动表现。

  二七基地的90后弱电工程师岳宇凯介绍,系统能够采集运动员轨迹、实时心率、实时速度、滑行时间、加速度等数据,形成流畅的数据曲线,数据量非常大,也非常精准,帮助运动员发现弱点,从而针对性地提高技术,也给后期的科研分析提供了宝贵素材。而在那之前,速滑训练只靠“掐秒表”进行。

  北京体育大学体能训练学院研究生石煜,长期服务于高亭宇所在的速度滑冰短距离男子组。石煜认为,高亭宇除了训练十分专注认真外,还有一个明显特点:非常注重日常冰上训练和比赛视频的回看分析。

  “我们组的训练和比赛视频拍摄工作主要由我负责,比赛视频一般会优先反馈给教练员,经得他们同意后再发至运动员个人。高亭宇对于自己的比赛视频很重视,基本上每一次比赛完都会主动找我要。”石煜说。

  在速滑馆地下一层,各种老物件和老照片,展示着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脉络,从战争年代延安时期的溜冰比赛,到如今各省的冰雪运动发展状况表——“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已提前实现,世界冰雪运动的版图也由此改变。

  不止是高亭宇,许多人的命运在这里发生转变。二七厂的老员工宋忠赞原先负责制作铁路机车配件,他曾经的工位就在现在速滑馆里,如今那里改成了冰面,宋忠赞也有了新的职责。每当运动员训练时,他就会靠在冰道外的弯道垫上,守望着冰场,等待着教练的召唤,随时准备进场浇冰。

  未来,二七基地的运动热情还将带给更多热爱体育的人。冯佳鑫记得,此前他从事二七基地市场开发时留过电话。经常有滑冰爱好者打电话问他,基地的冰场是否对外开放。事实上,他们正在计划,以后基地的设施不仅服务于奥运健儿,也将更多地向公众开放。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冬奥会,中国运动员一次次刷新成绩。男子钢架雪车项目中历史性地获得铜牌的闫文港,速度滑冰男子500米决赛中刷新奥运纪录的高亭宇……他们都在同一个地方训练过——北体大二七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以下简称“二七基地”)。

  二七基地,前身是二七机车厂,我国第一辆内燃机车就从这里走出。如今,二七基地还留有上世纪旧厂房的痕迹,但这里已成为功能最全、科技含量最高的运动健儿的训练地,综合风洞馆、六自由度平台等多项“黑科技”助力运动员在赛场搏得佳绩。

  近日,记者来到二七基地,这里总建筑面积超过7万平方米,由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中车二七机车有限公司、北京体育大学三方联建,北京体育大学为运营主体。2019年基地落成时,北体大冰雪运动运营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科技工作部副总监冯佳鑫就来到这里,见证着北京冬奥会从倒计时1000多天,到如今精彩启幕。

  在冯佳鑫看来,二七基地的最大特色是为运动员提供了最全面、一站式的科技助力。除了高科技的设备设施,这里还有体能训练和评测、康复训练、心理辅导、餐厅和公寓。我国一度没有自己的冰雪项目训练场所,运动员都要远赴国外集训。二七基地的落成,不仅方便了运动员实现在家门口训练,也源源不断地为体育提供科技助力。

  综合风洞馆内有着二七基地里单体体量最大的设备,这个环形装置长近50米,宽近15米,高达8米,可产生连续不断的风,模拟各类项目给运动员带来的风速感受。运动员不断调节,以达到最佳的运动姿态,装备也不断优化改进。

  这是我国第一个体育专业风洞,拥有陆地训练难以实现的精准风速、精准调节和精准测量。

  二七基地体育综合风洞技术负责人李波曾在受访时介绍,风洞的风速在5米/秒-42米/秒,可结合项目特点进行调节,涵盖了各项冰雪运动的范围。速度滑冰相当于经历了一场7级风,而雪车雪橇项目的风速能够达到12级。

  在风洞实验室旁,摆放着的是钢架雪车项目中运动员使用的头盔、鞋、以及雪车,这些装备均由我国自主研发的。

  借助风洞对于风阻的精准测量,钢架雪车鞋具备独创导流板和翼型降阻设计,经风洞测试整体鞋身风阻降低10%,且充分应用了钛合金3D打印、仿生流体力学等前沿科技,经实测,最高可提升运动员成绩0.054秒。

  轻量化定制头盔的外壳采用宇航级轻量化材料,具有减阻、减重、高防护性等特点。基于运动员头型定制的内衬贴合性好、舒适性高,能为运动员提供专业防护。

  据介绍,有15个冰雪项目的400多名运动员、共2000多人次参与风洞实验,其中就有人们熟知的武大靖、闫文港等。在此之前,运动员进行风洞模拟训练,必须前往瑞典等国家,不仅耗费巨大的成本,也十分不便。

  起初用于航天领域的技术也支持了冰雪项目的训练。在二七基地,一系列六自由度训练系统,通过六自由度平台还原人们上下、左右、旋转等日常运动中的状态,并同步视频画面模拟出钢架雪车、雪车、雪橇、高山滑雪、越野滑雪等项目的真实赛场环境,帮助运动员们提前将赛道信息牢记于心,并形成肌肉记忆。

  钢架雪车、雪车两项运动所用赛道相同,共用一个起点。中国第一条雪车雪橇赛道“雪游龙”依山而建,全长1975米,共有16个弯,垂直落差121米,还设计了世界唯一一个360度回旋弯道,增加了赛道难度。

  速度是判定胜负的依据。被称为“冰上俯冲机”的钢架雪车因为过于惊险刺激,曾两次在冬奥会中被取消,直到2002年后才得以稳定保留下来。而雪车是“冰上F1”,比赛平均时速约为100公里,最高可达160公里。

  记者现场体验第一视角的雪车六自由度系统,一分钟内的训练里,赛道上的速度和角度不断变化,可感受时速超过130公里的滑行视角。

  冯佳鑫说,这些运动的实际赛道训练比较危险,而且对训练的环境要求很高。工作人员实地去“雪游龙”赛道,将赛道扫描复制1:1还原出来。借助这套系统,运动员就可在夏季实现反季节训练。此外,提高训练效率也得到提高,只要在电脑上重启一下,就可以重新开始训练。

  2月12日傍晚,中国运动员高亭宇以34秒32的成绩,刷新奥运纪录,夺得速度滑冰项目的冠军。

  平昌冬奥会时,高亭宇摘得我国男子速度滑冰项目奥运历史第一枚奖牌,填补了奥运奖牌榜的空白。他却认为,“是突破也遗憾。”4年后,从平昌到北京,从铜牌到金牌,高亭宇终于圆梦。而此前,他就在二七基地的速滑馆里备战冬奥。

  速度滑冰被称为“冰上田径”,这是速滑赛场上距离最短、也最不可预测的项目,是冰上的“飞人大战”,运动员的速度可达到40多公里每小时,最终甚至由千分之一秒定胜负。

  二七基地的速滑馆里,是亚洲首个采用二氧化碳制冰技术的速滑场地,不仅环保,冰面质量也十分高。这里还引进了国内首套SwissTiming训练系统,这套与奥运会相同级别的比赛系统,能够让在运动员佩戴芯片训练时,系统实时记录运动员的运动表现。

  二七基地的90后弱电工程师岳宇凯介绍,系统能够采集运动员轨迹、实时心率、实时速度、滑行时间、加速度等数据,形成流畅的数据曲线,数据量非常大,也非常精准,帮助运动员发现弱点,从而针对性地提高技术,也给后期的科研分析提供了宝贵素材。而在那之前,速滑训练只靠“掐秒表”进行。

  北京体育大学体能训练学院研究生石煜,长期服务于高亭宇所在的速度滑冰短距离男子组。石煜认为,高亭宇除了训练十分专注认真外,还有一个明显特点:非常注重日常冰上训练和比赛视频的回看分析。

  “我们组的训练和比赛视频拍摄工作主要由我负责,比赛视频一般会优先反馈给教练员,经得他们同意后再发至运动员个人。高亭宇对于自己的比赛视频很重视,基本上每一次比赛完都会主动找我要。”石煜说。

  在速滑馆地下一层,各种老物件和老照片,展示着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脉络,从战争年代延安时期的溜冰比赛,到如今各省的冰雪运动发展状况表——“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已提前实现,世界冰雪运动的版图也由此改变。

  不止是高亭宇,许多人的命运在这里发生转变。二七厂的老员工宋忠赞原先负责制作铁路机车配件,他曾经的工位就在现在速滑馆里,如今那里改成了冰面,宋忠赞也有了新的职责。每当运动员训练时,他就会靠在冰道外的弯道垫上,守望着冰场,等待着教练的召唤,随时准备进场浇冰。

  未来,二七基地的运动热情还将带给更多热爱体育的人。冯佳鑫记得,此前他从事二七基地市场开发时留过电话。经常有滑冰爱好者打电话问他,基地的冰场是否对外开放。事实上,他们正在计划,以后基地的设施不仅服务于奥运健儿,也将更多地向公众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