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连载《首席质量官》078:旧设备的新用法

发布日期:2022-05-04 09:57   来源:未知   阅读:

  接下来,华原松太又带着考察团专门去参观了鹤田的各种设备。郑一铭意外地发现,鹤田的设备中,很多都已经很是陈旧。他仔细观察着,其中一个设备,看起来就很有年代感,说不定是上世纪的。他正想着,一边朱诗雨就问了出来,道,华原先生,请问这个设备现在还在用吗?它看起来……不太新呀。

  华原听了,微笑道,这些都是正在使用的设备。您指出来的这一台,是20世纪80年代生产的,不过依然运作灵活。

  郑一铭听了,也暗暗称奇。要是放在电池厂,这设备早被淘汰好几轮了,怎么可能还会在使用中?再说,鹤田电池株式会社在日本电池行业不说首屈一指,也是数一数二,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都很有竞争力。这样一个先进企业,怎么还在用八十年代的设备呢?

  这种事,郑一铭虽然没见过,张绍基却是见多识广。他久在外企工作,对外企的情况非常熟悉,见了这些陈旧的设备,也没有什么惊异之色。看到几个年轻人一个个面露不解,不由得笑了,解释道,是这样,国外的理念啊,和我们是有很大差别的。设备不在新旧,而在于适不适合,好不好用。有的时候,老旧一些的设备反而更好,因为在日本企业,设备会一边使用一边改进。事实上,所有事物的升级都是这个原理。比如电脑,电脑是怎么升级的呢?我用着电脑,觉得放不下资料,硬盘不够,那我再设计电脑的时候,就直接把硬盘设计得大一些。我感觉哪儿不太好用,我就往上加功能,改进性能,产品更新换代的原理,不都是这样的吗?设备的更新和改造,也是这个原理。先进的企业,不会把资金浪费在不必要的设备更换上,取而代之是不断修改更新设备的功能。

  老设备改得越来越好,这让他们的设备越用越好用,越完善。要是需要扩大生产,需要增加设备的数量,就按改造后的样子,直接造出新设备。八十年代的设备,在这些企业都很普通,日本丰田到现在还有五六十年代的设备呢!

  郑一铭听了很受触动。老旧设备不需要立刻淘汰,而是不断改进升级,这给他打开了一个新思路。

  张绍基继续道,其实在国内,也有很多这种现象,只不过大家都不去总结。有一个合资公司,我以前曾经去那里参观过,他们是做汽车发动机的,那个生产线是从意大利引进的。当时国内汽车是国三标准,生产线完全满足国三要求。后来,开始升级到国四标准,他们把原有的生产线稍微改造了一下就成了国四标准了。再后来,统一升到国五标准,他们又给改造了一下,还能造出国五标准的发动机。这时设备都使用二十多年了,要是按一般会计的计算原则,这种设备早就应该淘汰了。但是,在人家那个合资公司,这套设备不仅没有被淘汰,反而还能造出很有竞争力的发动机。这就是在设备管理方面理念上的差异。

  张绍基一番讲解,郑一铭算是真正明白了其中的真谛。一开始,他也没觉得企业和企业之间会有多么巨大的差距,如今参观过鹤田会社,他才真正深切地认识到,理念的巨大差异会带来多么大的影响。这次对鹤田电池株式会社的参观让他印象颇深,直到身在回程的车上,他还在思考日本企业那些先进的管理思想。而且,无论是国仲懿,还是华原松太,他们待考察团都非常坦诚,有什么问题也都尽心解答,全无隐瞒。对此,郑一铭既感激,又感到惊诧。自从踏上日本的土地,种种不同已经让他够惊讶的了,但他还是不敢确定,或者说无法理解,鹤田会社怎么会对他们如此坦诚热情?电池厂考察团此来日本,是想与今井株式会社达成合作关系,换言之是成为其供应商。鹤田正是今井的一个供应商,算起来,他们和电池厂不是竞争关系吗?

  郑一铭想着,便问张绍基道,我们电池厂,算是鹤田的竞争对手吧?他们怎么会这样对我们无条件开放呢?

  张绍基道,我们双方在理念上存在差异。在日本,这种交流就是很开放的。在咱们那儿,好像所有人都是竞争关系,可在国外,所有的人都是合作关系。

  郑一铭道,可是,日本人为什么会培养他的供应商呢?我们自然是希望学到更多先进的经验,但对于今井来说,把供应商培养好了,供应商不就有跟他们议价的能力了吗?

  张绍基笑了,道,这个问题提出得很好,我正要跟你好好讲一讲。小朱,小赵,你们要是感兴趣,也可以跟着听一听。

  朱诗雨本来就凑在附近听,张绍基发话,她便直接挤过来,和郑一铭一起占据了听课的“特等席”。赵波也过来,准备跟着听。

  张绍基道,这是戴明思想的精髓。他们觉得,产业链上所有人都是合作关系,合同里体现出的也都是合作关系,甚至是带着朋友关系,没有那么多的排挤竞争。日本企业都是很无私地去培育供应商。他们希望供应商未来达到他们要求的水平,所以完全是真心实意地去培育他们,就像现在对电池厂的态度,就是这个道理。

  张绍基道,我提一个问题啊,比如说,我们已经和一个日企合作了。我们给他们供货,结果有一个产品是坏的,怎么办?

  张绍基道,在咱们那儿,确实就像你们说的这样,就是罚款扣钱。但日本不是这样。他们不会在经济上作出什么惩罚,产品五十块一件,这个坏掉的他还是五十块给买走。但是,他们回头就要分析其中的问题。为什么供应商会出现质量问题?是他们的要求不明确,还是供应商没有遵循他们的要求?分析完问题,双方就把问题沟通解决,以后就不会再出现有这种错误的产品了。长此以往,供应商的产品越做越好,客户的产品质量也得到了保证,这就达到了双赢。这就是日本的理念。

  郑一铭听了,如醍醐灌顶,道,这真是科学的理念和做法!如此一来,不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吗?

  朱诗雨也很是感慨,道,确实啊,只要理念科学、方法用得对,剩下的不就是执行了吗?老师,我们电池厂什么时候能有这种理念啊?

  张绍基微笑摇头道,电池厂一时半刻可达不到。或许有少数人有这种合作的理念,但并不能在整个社会的层面上引起波澜。

  朱诗雨不甘心道,可是,这道理不是明摆着的吗?既能提高产品质量,又不损伤公司利益,反而还会减少成本增加收益,简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嘛!再说了,要是人人都能认识到合作双赢才是正确的道路,那整个社会产品质量的提升,不就有希望了吗?

  张绍基笑了,道,你的想法很好,可是改变人的思想,可谓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很多人固步自封,不接受新思想,一味地固守老传统和自己眼前那一块利益。很多人没有长远目光,也不愿往远处看。还有人就是单纯地不愿改变现有的格局,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生产平庸的东西,根本不会去思考什么改进什么科学。要想整个社会的思想都有所进步,实在是太难了。

  郑一铭道,如果少数人先有了先进的理念,是不是可以由他们传递给其他人?但是,想要有一个整体的提升,这个过程确实很漫长。

  重要的不是急于让企业的每个员工都掌握最先进的理念,最关键在于谁是企业的决策者。如果决策者明白正确的路在哪儿,他可以领导着这个公司往正确的路上走。

  朱诗雨道,就是说,其实现阶段,并不在于人数的多少,如果少数人拥有了先进的理念,而这少数人都是企业的决策者、管理者,一样会产生巨大的影响?